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評論:功夫片的沒落

功夫片曾是華人世界的驕傲

加入太多高科技因素的《功夫》雖然在票房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對於一個真正的中國功夫愛好者,或者是功夫片的影迷而言,這種偽功夫片是否意味著功夫片的沒落呢?是否意味著中國武術已經不具有吸引力了呢?加入了高科技元素固然使影片更加絢麗精彩,更加引人入勝,但華而不實的動作與畫面卻從相當程度上掩蓋了中國功夫的真正內涵和魅力。記得早期李小龍的作品並沒有摻入任何電腦特效,也沒有十分華麗畫面,更沒有錯綜複雜的故事情節,而是靠演員本人的真功夫,靠拳頭和力量說話,但就是這些現在看起來有點“土”,甚至有點“傻”的畫面和劇情,卻為李小龍個人,乃至整個華人世界贏得了空前的榮譽和地位,也使的有著悠久歷史的中國武術名揚天下。如果說這電影分類中有動作片一說的話,那麼還有什麼比中國的功夫片片更配的上這一稱號呢?功夫片本身並不需要什麼複雜晦澀的劇情,並不需要絢麗奪目的畫面,功夫片的靈魂不就應該是清晰簡潔,富有力量的招式和動作,以及那種為全人類所接受和嚮往的懲惡揚善,肝膽相照的鐵血豪情嗎,寫到這裏,筆者萬分懷念李小龍,成龍、劉家輝等前輩們用血汗為功夫所鑄就的曾經的輝煌與燦爛。

真正使功夫片紅遍大陸的是八十年初公映的《少林寺》,這部根本沒有借助任何科技力量的純粹的功夫片不但使武術冠軍李連傑一炮走紅,更使得千年古?少林寺成為萬人景仰和膜拜的武林聖地。此外,成龍早期的影片《醉券》、《蛇形雕手》,到後來的《員警故事》、《紅番區》等,也基本上秉承了前輩李小龍的一貫風格,堅持不用特技效果,甚至不用替身,而是認認真真的拳拳到肉,可以說成龍是香港演員中最為拼命,最為敬業的。也正是這種敬業作風使中國進一步受到全世界影迷的青睞。以李小龍、成龍、李連傑為代表的功夫片明星也因此成為中國電影的象徵和旗幟。功夫片風潮不但出現在電影螢幕上,更波及方寸之間的電視螢幕上,《霍元甲》、《射雕英雄傳》等無以計數的港臺連續居充斥銀屏,在文化娛樂極度匱乏的年代中,這些劇情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佈景簡陋的不能再簡陋的“武打片”幾乎都造成了萬人空巷的場面。一些上了點年紀的觀眾談及此事也依然津津樂道,回味良久。在沒有所謂的引進大片,沒有MTV的八十年代,對於絕大多數民眾而言,功夫片、武打片是為數不多的重要娛樂專案,為單調的文化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雖然此類影片的品質良莠不齊,但總的來說無論是影院中的功夫,還是銀屏上的武打片都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熱鬧景象。
新派“功夫”對功夫片的摧殘

進入九十年代,一個崇拜好萊塢電腦神化,名叫徐克的人香港人發動了一場針對功夫片的革命,並美其名曰“新派武俠”電影,從此,功夫也隨著科技、電腦的介入淪為了不倫不類的中式“魔幻片”,從那以後,你再也看不到真正的功夫,看不到清晰簡潔的動作和招式,體會不到中國文傳統化中的忠肝義膽,俠義恩仇,體會不到李小龍影片中的正義、力量,更體會不到李小龍那種催人奮進的愛國情操。在這些所謂的“新派”功夫片中,你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誇張的服飾,違反基本科學真理的動作和現象,以及被好萊塢用剩下的電腦特技。到了就是年代中期,一個名叫王家衛的戴墨鏡的“文化人”將功夫片拍成了讓人昏昏欲睡的哲理片,他的那部《東邪西毒》以故弄玄虛的對白,冗長拖遝的劇情徹底的革了功夫片的命,而由此所帶來的惡劣影響使得後來者爭相效仿,此後我們能看到的功夫片就是《英雄》和《十面埋伏》,可以說,正是這兩部只有畫面,沒有內容;只有特技,沒有動作;沒有俠義,只有愛情的偽功夫片將李小龍,成龍等前輩們用生命和血汗創立的基業推入了沒落的深淵。從此我們看到的只有一群根本沒有任何武術功底的少男少女們借助鋼絲替身在空中飛來飛去;在影片大搞三角戀愛,看到的是連拉登會羡慕,愛因斯坦、牛頓會吐血的誇張武功;看到的是連三歲孩子都猜的出的簡單劇情;聽到是連海嘯受難者都會笑的臉部抽筋的滑稽對白。

功夫片的沒落是個不爭的事實,這其中有老一代功夫片明星的顛峰期已過,年輕演員、導演的技藝不精,急功近利,觀眾的口味越來越挑剔,進口大片搶佔市場,分流客源等等原因。眼下功夫的面臨的困境有如當年義和團赤手空拳的去對付洋人的堅船利炮,面對用高科技電腦特效武裝起來的進口大片顯的如此的力不從心和無能為力,技術上的那段無法超越的差距使功夫片面臨被時代和觀眾拋棄的危險境地。

導演對功夫片的真正內涵缺乏最根本的認識和認同

正當人們幾乎要對功夫派內失去信心的時候,李安的《臥虎藏龍》橫掃全美票房,居然還撈了幾個奧斯卡小金人,這一意外的收穫如同一支強心劑,大大刺激了日漸式微的功夫市場,也將國內一些大牌導演的胃口吊了起來。於是,一個叫張藝謀的西北農民高舉功夫片大旗吆喝著殺入商業片的領地,並妄圖借此機會圓他那多年未成的奧斯卡之夢,在這種利益驅使下連續炮製兩部功夫片,然而就是這種功利使得兩部片子僅僅在商業上獲得了巨大成功,其內容和劇情本身卻被貶的一無是處。這兩部片子雖然在畫面、攝影等技術環節上無可挑剔,但荒誕不徑,簡單粗糙的劇情,故弄玄虛“假深沉”的對白卻成為影片不可逃避的致命傷,導演幻想以瑰麗的畫面,深沉的對白,再加上過時的特技效果提升功夫片的可看性,但事實卻犯了喧賓奪主的原則性錯誤,導致原本應是嚴肅認真的功夫片變成了無厘頭的搞笑片和卿卿我我的瓊瑤式的言情劇。如果功夫片要靠這些技術花樣來吸引觀眾,獲得票房的話,不正說明了導演對功夫片的真正內涵缺乏最根本的認識和認同,也說明了功夫片本身走到了時代的盡頭,是功夫片的悲哀和不幸。

期盼重現功夫片的力量與俠義

我們只能無奈的說,周星星以他對中國武術的執著和對前輩李小龍的景仰,加之他特有的童心未泯的可愛將功夫片帶入了一個新的境界:一種無厘頭式的荒誕與搞笑加高科技電腦特效。也許周星星根本沒有考慮過要拿什麼奧斯卡將的念頭,也不奢望用複雜晦澀的對白向觀眾灌輸所謂的人生哲理,而是秉承了他多年來一貫的無厘頭搞笑風格,並借助電腦特效將這種搞笑發揮到了及至,或許就是因為這種坦誠與樸實為他贏得了觀眾的青睞與認可。但就是這樣一部荒誕花哨的功夫片能使功夫片起死回生,能使在進口大片的重重圍堵下的中國電影求的生存之道嗎?也許……。我們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觀眾,無法回答這一沉重的問題,但就一個中國人而言,卻真的希望功夫片能回歸自我本色,再湧現出象李小龍這樣的以真功夫大天下的巨星式人物,重現功夫片的力量與俠義。
返回列表